凯拉默子

满口谎言的绵羊与本性难移的狼

毕竟世界是那么的大啊

病客:

 


*睡前黑童话


 


————————————————


 


01.


 


狼躲在草丛中伺机而动。


 


浅黄色的瞳孔印出那些悠哉地啃食青草的绵羊。


 


它伏低了身子,后腿暗自蓄力。


 


如同一支箭般迅猛。


 


锋利的箭头穿透一只绵羊而去。


 


身后传来绵羊的惊叫以及牧羊人的喊声。


 


狼完全不在乎那些声音,就这么叼着一只绵羊消失在层层叠叠的森林中。


 


02.


 


狼将羊群中的撒谎者叼走了。


 


狼曾经远远地听到羊群议论着那只绵羊。


 


明明看起来比其它的羊还要乖顺,却是满口胡言,白软的皮毛下竟是藏了如此肮脏的心思,真是令人厌恶。


 


绵羊们挤在一起议论着。


 


而被议论的那只绵羊只是静静地站在不远处。


 


确实是无比的温顺。


 


于是狼把它叼走了。


 


他放下绵羊,绵羊眨着它那天生可怜的水润眼眸。


 


狼问它,它是否就是那只满口谎话的绵羊。


 


绵羊点头说是。


 


狼说它在撒谎。


 


绵羊点头说是。


 


狼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我要吃掉你。


 


绵羊低下头。


 


礼貌地说道。


 


我不想死,先生。


 


狼问它。


 


这也是谎话吗?


 


绵羊闭上眼。


 


良久才回答。


 


是的。


 


03.


 


狼没有吃掉满口谎言的绵羊。


 


因为它是个讲究的聪明人。


 


不吃这种只有绵羊外壳的死物。


 


然而绵羊也没办法回到羊群,于是它跟在了狼的身后。


 


狼没有理会跟着它的绵羊,甚至当着它的面撕碎了一只兔子。


 


绵羊静静地看着它,在狼饱餐一顿后再次跟上了狼的步伐。


 


夜晚。


 


绵羊与狼坐在火堆的这一头与那一头。


 


绵羊翻看着掌心的浆果。


 


狼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寂静的森林中只有蟋蟀在不知停歇地演奏。


 


先生。


 


绵羊在沉默中开口。


 


我以为,您会不高兴我在您的领地里。


 


狼看向绵羊,爪子拿着一根木棒挑动了一下火堆。


 


不,我居住在这里,但这里不是我的家。


 


绵羊抬起视线。


 


狼只是淡淡地说道。


 


所以你在哪里跟我没有关系。


 


04.


 


第二天天一亮。


 


狼再次开始了一天的觅食,羊依旧跟在它身后。


 


它看着狼将猎物的血和肉撕扯得到处都是,突然感叹道。


 


真好啊。


 


狼看着绵羊。


 


您是独行侠是吗?


 


狼点了点头。


 


作为群居动物,我就没办法体验这种随心所欲的感觉了。


 


绵羊说着向往的话语,眼眸却是一如既往的温顺。


 


狼没有理会它,将最后一口肉吞进肚子里。


 


夜晚。


 


狼与羊坐在和昨天不同的火堆边。


 


狼往火堆里添了点柴火。


 


它看着对面安静的绵羊,突然来了点聊天的兴趣。


 


早上,你说你羡慕我这样的生活?


 


是的,先生。


 


狼哈哈一笑。


 


你是只羊,我生下来就是只狼,我理应这么活下去,这是我的天性。


 


绵羊礼貌地等它笑完才接话。


 


话是如此。


 


那你这家伙呢?难道你也妄想自己本来是只狼?


 


怎么会。


 


绵羊盯着跳跃的火焰。


 


我顶多是只被剪了牙齿的狗,匍匐在人的脚边,温顺地摇着尾巴,然后还要学着用人类的方式说话。


 


狼沉默了。


 


火焰噼里啪啦地响。


 


我倒忘了,狼说道,你是个满口谎言的家伙。


 


05.


 


第三天。


 


狼转头看着低头吃草的绵羊,它走了过去。


 


你喜欢吃草?


 


绵羊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嚼着嘴里的植物。


 


先生,我们羊都是要吃草的。


 


狼听到了无趣的回答,于是它反驳。


 


你们羊都是这么无趣的吗!


 


绵羊愣了愣,将头更深地低下去。


 


先生,正如同狼被剥了皮就会死去,一旦我失去了这层绵羊皮,我也会活不下去的。


 


狼嗤笑一声,对这软弱又没有灵魂的生物彻底失去了耐心。


 


它独自离开了,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


 


然而到了夜晚,它的火堆边依然多了个毛绒绒的家伙。


 


狼眯了眼。


 


你一直都是这副孬种模样吗?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为何被称为满口谎言的羊,像你这样只会附和的东西,怕是一句真话都没有吧?


 


羊抓紧了自己的毛。


 


它的声音开始颤抖。


 


先生,独行的您是不会明白的。


 


是你过于愚蠢!


 


先生,你体会过他人的怜悯与同情吗?


 


绵羊突然平静了下来。


 


狼摇了摇头。


 


先生,那是十分可怖的东西。


 


绵羊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


 


先生,自我对您而言可能是如同呼吸一般的存在,然而,对于我们而言,那是对于大多数族员都无法容忍的东西,那是异类啊……先生……但是我们又是仁慈的,于是我们用包容的态度宽待一切,却又对那些平地上冒出的钉子感到心烦意乱,那种感觉您是不会明白的——


 


绵羊打了个寒颤。


 


——明明在心里嘲弄着我,却一脸担忧地安慰着我的模样……令人毛骨悚然……明明不去了解,也不明白,为何却能心中满含恶意地同情他人呢?


 


狼静静地看着表情惶恐的绵羊。


 


你可以逃走。


 


这几个字好似戳进了绵羊的心脏,绵羊呆呆地在脑海中消化了这五个字,它抬起自己颤抖的蹄子。


 


可是……先生,世界是那么的大……世界是那么的大啊……


 


绵羊情不自禁地啜泣起来,脸埋在自己的掌中。


 


……先生……世界是那么的大……我能存活的地方却永远只是方寸之地啊……


 


狼张了张嘴。


 


在那一刻,它看着哭泣的绵羊,感同身受地感知到了某种悲哀。


 


然而那并不是它能理解的悲哀。


 


于是它觉得,这可能是某种绵羊才能体会到的绝望。


 


啊可恶。


 


自己在刚刚那一瞬间居然也想去安慰它了。


 


因为。


 


哪怕只是说一些不痛不痒的关心的话语。


 


不也显得自己很了不起吗。


 


狼长舒了一口气。


 


你这只满口谎言的绵羊。


 


绵羊抽泣着抹干净最后一滴眼泪。


 


狼不带感情地盯着它。


 


你这个疯子。


 


绵羊体面地微笑了一下。


 


我早就疯了。


 


06.


 


第四天。


 


绵羊第一次,用恳求的姿态,请求狼能够吃掉它。


 


狼没有拒绝,因为眼前的绵羊终于是为了自己在提出要求了。


 


它一口咬破了绵羊的脖子。


 


绵羊似乎因为疼痛再次流出了眼泪。


 


它伸出爪子去抹它眼角的泪珠。


 


沾了一手的血。


 


07.


 


滚烫的血肉落进胃囊。


 


狼觉得它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喜欢吃羊这种生物。


 


END


——————————————————————————


世界是那么的大啊……

赤色木鸡:

想画画杀天主角进入到美术馆后发生的事,这里是小黄书的梗。

那个,第一次画短漫也是第一次发lof,见笑了(鞠躬

…………(看了看下面第一次在社团里出现的tag感到惊恐)

【杀戮的天使】逃跑逃跑

昼晴音静_栖迟:

夜色当空,月光皎洁。
警车特有的尖锐警报声不久前还回荡在寂静空旷的街道上,但是使得警察出动的两个罪魁祸首却正大光明的躲在不远处的小胡同里,蹲在衣服堆中胡乱翻动着衣服。
“Zack还是不要穿这身比较好。”Ray拾起了其中一件衣,转头看了眼身旁的男人拿着的衣服,一脸认真的说道。
“啊啊麻烦死了!那让我穿什么啊!”早就摘去了兜帽的男人一脸厌恶的拎着手中的蓝色外套,闻言太阳穴的青筋猛的跳了跳,冲着对方怒吼出声。
该死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换不就好了嘛!
“那件的领口太低,没有护住脸,很容易被警察发现的。”
少女蹲在地上,左挑右捡着拿起了件衬衫和黑色高领风衣递给Zack:“裤子也要换。”
“喂!你这家伙……!”
“换这件。”
黑着脸的绷带男人即将爆发的怒气就这么硬生生被对方举到脸前的衣服给噎了回去。Zack用狰狞的眼神狠狠凌迟着眼前的黑色牛仔裤,终于不情不愿的伸手接了过来。
“我说,换上就可以了吧。”
“嗯,然后把换下来的衣服扔在这里就可以了。”Ray想了想,“这些衣服可以塞进附近的可回收垃圾站里,会有附近的流浪汉去那里捡衣服,这样就可以了。”
“……dhvtfhfy!你到底从哪里知道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啊。”Zack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再次恶狠狠的瞪了Ray一眼,郁闷的自个儿跑去角落换衣服去了。
把Ray从疗养院再次从疗养院救出来后,Zack就又一次光荣的晋级为越狱的恶性杀人逃犯——喂!我可不会做杀人偷尸那么没品味的事情!来自看了路边电视机里关于此事报道简直要暴跳如雷的恶性杀人逃犯语。
Ray对此不予评价。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逃犯Zack携带官方认证死亡受害者Ray趁着夜色就近在附近的服装仓库里偷了一批衣服,在后者尽心尽力的策划下两人开始了天南海北私奔到月球的蜜月……呸,逃亡之旅。
全部费用来自服装仓库看门大叔的钱包,作为感谢,Ray有很好的阻止了Zack差一点点就杀掉了那位烂醉如泥的守门大叔的行为。
而经过深思熟虑,Ray也很明确的确定了两个人接下来的路程——通过不需要身份验证的小巴士来逃离这里,目的地的话近乎理所应当的选择了质朴简陋的农村。
一切都很完美,虽然被迫把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镰刀一并扔掉的Zack堆了满腹怨气。但是在忙于抱着Ray赶路的前提下,杀人鬼先生也不得不把怨言全部吞回了肚子里。
他们在七拐八扭的小道里逃窜着,Zack跑的极为娴熟。Ray稍微惊讶了下对方是如何记住这种对于其堪称复杂的道路的,但想了想还是揽着对方的脖子,安静不说话。
她扬起头,透过缝隙看到头顶明亮的月亮,月色很好,清澈的淌下来。夜风很凉,抱着的人很暖,她安分的待在那个人怀里,突然有些困了。
就像是流浪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家,连日的疲倦,挣扎,无眠,种种情感在心头发酵,经过长久思念的酝酿,在这个人的怀里统统爆发。
累,而安心。
她想睡觉了。
车站很快就到了,Ray从Zack怀里跳下来,拉着Zack的手跑向了车站边缘处的小面包车。吆喝的人没几个,大多都是放了个牌子就无所事事在打瞌睡的黑车司机。Ray分辨了下,找到了再来两个人就会发车的一辆,牵着Zack爬了上去。
睡眼朦胧的司机扭过头看了眼:“人都齐了吗,那开车了啊。”
满车睡着的人没一个人理他,司机咋了声,点了支烟,一边示意Zack和Ray坐好,一边踩下了发动机。
空气里有种烟酒和汗臭混合的难闻味道,Zack额角青筋直跳,倒不是因为这种气味,而是因为旁边睡着的人想往他身上倒。
啊啊简直烦死人了!
Zack猛的拽开车窗,呼呼的冷风灌入车里,基本上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空气倒是因此好了不少,但是清冷夜风也完全熄灭不了Zack砍死他的欲望。只是苦于身旁并没有武器,并且怀里的小姑娘——因为车里实在是太过狭窄,Ray不得不以近乎坐在Zack怀里的姿势上的车,并且似乎是由于太累的原因,没过多久就在他怀里睡着了。
……啧。
Zack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把把那个人向反方向推过去,后者完全没发觉,顺势倒过去睡得天昏地暗。
总算好点了。
Zack长舒了口气,不经意一低头突然对上了女孩懵懵懂懂的青蓝色瞳孔。
“……Zack?”
……啊,吵醒她了啊。
男人嘴角抽搐几下,索性直接粗鲁的把女孩罩在自己敞开的风衣里。低沉的声音隔着布料,有些沉闷。
“…………睡觉。”
“……嗯。”
Zack抱着怀里的女孩,想了想又不太放心的给她掖了掖衣角。
他扭过头看向窗外宁静的夜空,树影重重,头顶一轮明亮的圆月静静倾泻下来,让他烦躁的内心慢慢安定下来。他下意识拢了拢手,感觉到怀里温热的重量目光不禁游离了一下。
……似乎,感觉还不错。
他扬起头,目光闪烁。
天际月色似水。
——————————————————————————
奇妙的产物啊真是。文风真是越来越奇妙了,

萌cry

cyotsy:

《江左二三事之梅小宗主》第一更。设定就是:梅长苏体内残留的乌金丸与冰续丹经过三个月的反应终于……最后让梅长苏变小了(没领便当就对了)


----------------------------------------------

我滚去睡了。

cyotsy:

因为昨晚画的挺晚的加上今天起了个早,所以我居然又一次比预期的早画完了……

————————————————————————

这次是画了好几天的正常画风的小短篇,小飞流视角,自带回忆色调。